和印月談林氏帥府

---------------------------------------------------------------


蘇兄再見靖王府後,還能有回憶可拾。但他始終未踏進十二年後的帥府,想是難以抵禦那些美好歲月的回憶殺。

似夢似真,怕是屆時在這些影影綽綽中滅了頂,瘋成魔。

儘管梅嶺慘役已在眠夢中纏魘十二年,但之於遭滅滿門的親近家人呢?

我總想著,當年的林氏帥府是怎生紛鬧飛揚的情景……


演武場有銀槍霍霍,弓馬往復。長廊有他父親母親磊落安然的身影。

有著把林府當作自家廳堂談笑無忌的赤焰同袍,有嬌憨陪著掛燈籠的小霓凰。

有著年少還帶著坦率笑意的景琰,還有一個逆光言笑宴宴,不知為何卻已模糊了面容的白衣少年……


如何敢踏進一步?那真非能以言語堪以形容的痛楚。


忘了說,可能還留有久遠以前,一干叔伯舅舅扛著小男孩丟上丟下真誠戲鬧的獷亮笑聲。

分明是那麼真實明白的過往,又像是盪開漣漪的水中泡影。究竟如何才看得清?


征途走了十二年,終於要進入決戰之際。或許他已無心力將自己再陷入另一個戰場,只能狠下心轉身而去,拂去那些長著刺的溫情脈脈。

最後在林家宗祠中,埋入袖下的那一聲哭,我真夠佩服劇組的節制之德。


早已絕了香火的祠堂,那日燭火一一點起。

靖王偕屬迎來梅長蘇幾人。

面容端嚴的雙方緩帶一揖,並無一語。


起初主客之別分明,意味著荒唐的實情。

本應是百年帥府唯存的血脈,如今像是風雪夜來的祭客,還殘存十三年來褪不去的幽冷氣息。

歸來的人子仰望無法盡數的牌位,靜靜伏身下拜。


這種關鍵之處,偏偏把鏡頭拉遠,將拜落的身影掩於燭光之後,此時只得林殊一聲哭。這瘖啞的悲鳴,遠比狗血暢淚虐得人還肝腸寸斷……


飛燕  2015.12.1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曬書巧逢梅君子

飛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春
  • 其實我本來以為小殊會踏進去的,畢竟霓凰已經在懷疑他了,可是後來想想不進去比較好,進去的話可能會讓霓凰更快猜出他的身份。「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小殊在夢中一定無數次回去過帥府,如今景物依舊,人事全非,小殊實在沒有心力應付霓凰在一旁的窺探,也沒有把握控制得了自己,還是就此別過吧!
  • 其實他和霓凰在帥府前站那麼久,從頭至尾肢體僵硬,眼神更是不敢掃過林府一次。就是這樣的強硬撐持,方令人覺得如此惻然……

    烈火烹油,鮮花著錦。
    或許曾經爭強好勝、從不服輸的赤焰少帥,從梅嶺的火中爬出後,慢慢意識到,他的火與熱許也是加速燒毀林府的一根柴。
    也或許,曾經有過什麼樣的誓言,令他連見林府一眼都不敢?

    這些留白平添許多想像空間。其實他這種全然抗拒的反應,反而令霓凰更生疑竇,也留給霓凰更多疑似舊人的線索。

    飛燕 於 2016/01/03 19: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