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為詩梅長蘇.jpg   


        〈百日為詩〉

    【緣起】



銀瓶  濺裂長夜

終於  我將歌行體追回

為了描摹你的背影  在風雪集寂的金陵


冬雷隱隱  北方有人擊鼓

鼓聲推波  震盪重雲

轟隆一聲  生生憾動

那些

        心尖  眉間  指巔


如亙古長夜迎來微曦  

一盞心燈  自胸口煎熬

是微螢  是星火  是一點赤情流倘成洋  

映亮

長路漫漫中  最明萃的焰光


身已成霜  長夜未央

梅枝伸展雪原  是心火蔓延

回望的故影  於胸懷揭旗起義

我聽見  金陵城外有歸來的馬蹄


跫聲空蹄  若塤音蒼涼

有人側身而過

有人低首顢跚

是故人之音

是秦風黃鳥曲

是薤上露  何易晞


將心鎖入

藏進篷車的身影  你

是誰



    【梅長蘇】


他形容枯槁  

自業火爬起

即便形銷骨立

背脊依舊堅挺

君子端方  行坐亦如儀

節在心中  在骨中  在血中

是融於骨血  銘於魂魄的  

誠與忠



摯友  忠屬  知音  無數

但心底已是滿目瘡痍

無人能走進的洪荒  只容枯骨踽踽獨行

有時錯覺血熱成殷  有時赫然驚起  終不過痴夢成泥

持一盞冷茶

他是折斷的戟  沈入沙中豢養亡靈

以心血換卻  驚裂九重殿宇的一擊

男兒到死心如鐵

是否只因  人心會越來越硬?



起初蒙昧未明  

人  跌撞而行

采薇采薇  故鄉何方

天地之大  以玄黃為名

人間無路  何處有容身之隙  

他是遊蕩曠野的孤靈

尋不著家國

一根孤伶伶的槍杆  失去了落錐之地


王旗已泯  

他是被斷墜的大纛壓折脊樑的將兵

百戰的士兵  身名裂的將軍

絕了歸途  失了盤營

故人背去  那是少年沒有家的金陵




采薇采薇  征途何往

一代傳一代的國殤

終剛強兮不可凌

他是首身離兮心不懲的少年將軍

誠既勇兮又以武  

一腔血熱換寒涼

一柄當胸返折的箭  驟入

自此恩斷簇亦絕

悽惶的血肉笑著哭猙獰

就算要自剖  也到了無以自拔之際

何時才能抿唇一笑  令白雲成蒼狗

歲與月皆沉默  鏽蝕了一把弓

縱存一身屹立  荒涼大地  

早已明白無弦可引




采薇采薇  此身何向

一個白衣少年,眼中熠熠生輝

一次偏首大笑,便映亮了滿座京城

他是金陵最明亮的驕陽

一揮袖便驚動風雲

一揚眉便凝成最好的年歲

眾將兵停眾將軍起

策馬成箭  鐵騎一縱絕了塵去

剎那便割裂蒼天大地

天地無垠

玄與黃共蒼茫

那是轟然倒塌湊不成形的鏡像

人還是佝僂而行的負輿者

采薇采薇……




有風擊牆  

有旗飄揚

有心昂然

有眉軒然

有人悲涼  有人愴然

燭光一一佔據一角

心火映築滿室亮堂

百年殺伐  決斷了一祠孤靈

守城的人默然一揖

有人伏地飲下悲鳴

赤焰悄悄隱歿  百年從此孤寂


門咿呀  一聲

緩緩  掩  上

大風起兮

             雲

         飛

     揚

採薇的少年提韁遠去

並非出征  而是

歸兮




飛燕  2016.1.2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曬書巧逢梅君子

飛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