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於生長在亞熱帶台灣的人而言,雪,真是一種浪漫的憧憬與情懷。

20180204松江_180210_0035-2.jpg

有時,筆下描繪恍若當前,實是憑空想像裝腔作勢,覺得沒有真正漫步於鵝毛大雪中,真的很對不住自己的文字。
因此,幾年前做過幾次嘗試,去了杭州西湖,西塘小鎮,金陵秦淮,甚至是古城京都,不是雪堆融盡,便是細雪偶墜。
雖然有一點滿足嚮往雪的心,但是沒有看到瓢潑大雪的酣暢淋漓,貼近雪擁藍關馬不前的寂冷曠遠,心中總是留有一點遺憾。

這次,來到日本松江,終於連繫上我心中那一股遐想。

其實,這一次的松江行,既未搭成崛川遊覽船,也未一睹夕陽百選中的宍道湖夕陽。因為荒天,遊覽船連著多日未開,宍道湖面一片灰暗,唯餘松江城可以一遊。但是連綿的大雪,底定了我對這座城市的鍾情之意。

其實,從松江車站出來時,我受了一點驚嚇。斜吹的風雪磅礡,張傘大概也只能擋住頸部以上,僅僅站在前廊,迎面就被撲落一層雪渣。望望地上厚厚一層積雪,有點手足無措。雖然飯店僅在三百公尺之外,但是要如何將行李箱拖至飯店?

在松江國際觀光案內所買完山陰地區觀光周遊券,被告知緣結三日券還須走到斜前方的一畑電車松江站前營業所購買。雖然只是幾步距離,但看著雪勢還是有些讓人猶豫呀。

總之,在艱難移動至當晚落腳的松江Dormy Inn後,第一次體會什麼叫做撥落一身雪渣了。且是,拂了一身還滿。

回到車站,搭上紅色的復古公車,前往松江城。一路驚奇看著雪擁松江,整個城市被一團一團的雪堆覆得高低層疊,被一幕一幕的霜白柔和了面容。車近松江城堡,沉嚴故舊的氛圍,更將遠近視界染成黑白的色澤。古勁蒼松上的雪堆有時簌簌掉落,更憑添一股時空錯落的幽遠。

20180204125724_IMG_1552[1].JPG

20180204131306_IMG_1574[1].JPG

20180204131400_IMG_1577[1].JPG

20180204133245_IMG_1597[1].JPG

雪在靜靜的下,古樸的日式木質建築,遊人蓼落,真有行走在時空置換後的古城街道般的錯覺。

 從松江城堡步出,起意於想找個如廁之地,無意中走到了松江歷史館,尋著了另一個驚艷。

20180204160704_IMG_1657-2.JPG

從昏寒凜冽的黑白世界,走進洋溢暖意的木質建築中,總是鬆了一口氣。用Line和走失的春春溝通不久,訝然發現館內一旁的茶屋坐席。洋溢和式風情的榻榻米固然是巧合人意,但落地窗外的霜白雪景更是教人屏息。裡面是春日和暖的榻席,窗外是銀雪覆蓋的日式庭園,小橋、矮松,石燈籠,凍結成霜的流水。松枝掩映間,隱約還見松江城的天守閣。

20180204松江_180210_0037-2.jpg

20180204松江_180210_0059-2.jpg

20180204152512_IMG_1614-2.JPG

20180204152736_IMG_1619-2.JPG

20180204151415_IMG_1600-2.JPG

20180204155517_IMG_1652-2.JPG

 

 

 

 

 

 

 

 

 

 

 

 

 

 

大雪還在簷前簌簌地落下,雪的動態為孤冷的庭園留下靜謐的美。

精美的和菓子被捏成小狗、花籃、翠鳥和紅花,小巧精緻又可人,充滿禪風的擺盤,配上一碗抹茶。點它,口腹之慾已然退出千里之外,自然是為了讓它和這景,這雪,這坐席留影而念啦!

20180204153317_IMG_1621-2.JPG

20180204154426_IMG_1644-2.JPG

天色漸趨昏暗,歷史館也到了熄燈時間。雪勢依然沒有趨緩之意,為了趕上最後一班公車,邁出館外,我們走過長橋。

護城河岸渺無人跡,潔淨的雪鋪滿岸道,又被我們一步一步印下足跡。公車站牌一點兒都不醒目,和諧地與古城融為一體。

20180204162005_IMG_1667-2.JPG

20180204161924_IMG_1664-2.JPG

20180204162111_IMG_1669-2.JPG

天地是寂靜的,只餘我們喧鬧而又矛盾的笑聲。
這真是一種奇妙的體驗,彷彿自己本不應屬於這個禪意寂寂的世界,卻因緣際會來至此處。
直至半小時後,開著昏黃車燈的紅色公車踏雪而來,邁上車階,猶有一股不在人間的錯覺。

一場松江行,並未踏過幾個名所。便只因為一場雪,令我篤信:我是為了與這場雪相逢而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燕 的頭像
飛燕

曬書巧逢梅君子

飛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