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曰無衣.jpg  


       這倆人,從不曾彼此怨懟。

       相反,只有心存無盡的愧疚與虧欠。


       蕭景琰只恨十三年前沒有陪在這些故交摯友的身邊,

       為他們爭個乾坤朗朗,日月清明。。

       如今爭奪皇位,不過是為了替這些人昭雪清白。

       繼承他們的心志,實現這些亡者當年最純粹的理想。


       於林殊而言,

       他永遠明白,無論他的摯友說了什麼,做了什麼,

       始終都是為了這些再也回不來的故人。

       他就是一頭水牛,初心不改,矢志不移,令林殊敬重又驕傲的摯友,蕭景琰。



       那日他以梅長蘇的面目細陳利害,營救衛崢所需付出的代價。

       他得了一個評價——

       「今日方知,原來你也是一個沒有天性和良知之人。」


       這些言語算不得誅心,


       他很清楚,他的好友不過是不負舊情,於不忿之中道出心中不盡的失望罷了。


       他低眉掩藏目光,以謀士的身份慢慢說道:「為了一個衛崢,值得嗎?」


       那個人一字一句答道:「等我死後,見到赤羽營的主將林殊,如果他問我,

       為什麼不救他的副將?難道我能回答他說:『不—值—得』嗎?」


       聽聞此言,那一刻,連梅長蘇的面具都不由得裂出一絲軟弱的神情了。

       他一直以為自己早因那些折磨,而心硬如鐵了。

       卻從未意識,困在這十二年羅網中的,遠遠不只他一人。


       死去的亡魂深陷其中,成為為了復仇而扭曲面目的修羅惡鬼。

       活著的人,又如何輕易走出那些懊悔與苦楚?


       他將昔年那些被催折的理想寄託於靖王身上,

       又何嘗問過他的殿下,是否只是想做一個不負情義不負卿的蕭景琰?



       當梅長蘇的面具破碎後,他還一時拿捏不住倆人相處的分寸時。

       那天,景琰生氣了。


       「走到今天這一步,煎熬的都是你的心血,我怎麼可能……

       不讓你見證最後的結果?」


       「殿下……」


       「殿什麼下!就算我聽你的,不去爭林殊這個身份,難道你在我面前,

       還是那個梅長蘇嗎?」


       他靜靜看著眼前人,終於道出:「景琰……」


       在聽到他換了稱謂,喚他景琰時,他的靖王殿下終於流露出一絲委屈的神情。

       前面一次是他在母親身前痛哭失聲之時,他深深自責自己怎能沒有認出小殊。

       更前面,大概就是在他初窺赤焰冤案之起時。

       他心緒激盪,埋首哽咽著:「我想小殊了……」

       只是那時,他連母親都不給看。


       每一次換回少年時的神情,都是為了小殊。



       他問小殊,如今的病況如何?

       那人只是眨眨眼睛,故意露出頑皮的笑容:「我現在再也打不過你了。」


       他們之間沒有怨懟,即使從對方口中得到的,並非自己意味的答案。


       你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知道。但沒有人願意捅破那最後一層紙……

       因為彼此真戳穿了,就真的不知道還可以說什麼了。

       他們都知道對方為彼此的真摯心意,那就是最大的慰藉了。



       水底有天春寂寂,人間無路月茫茫。

       冤案昭雪後,林殊之名卻只能孤立於朝堂之後,埋藏於亡者的世界。


       故驍騎將軍林氏諱殊之靈位。


       蕭景琰悄悄將一方紅巾覆於其上,只因那日是他來祭拜林氏宗墳的日子。

       自身祭拜自身的靈位,何其荒謬,何其不祥,不是嗎?


       麻衣素服,只能悄然掩蹤而來。

       偌大的宗祠,林氏滿門復立的牌位,卻只得一縷孤魂獨祭。


       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十年得以碧。

       撮土為香,擊掌長身叩地。

       林殊終於得以咽出痛哭。

       那是積累十三年後的一吐為快,蓄滿失聲的悲涼與放縱。


       屬於林殊,又不屬於林殊,的哭聲。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於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我想,蕭景琰會是多麼希望,

       那方紅巾的解去,可以是因為歲月悠悠的剝落,而非由他親手取下。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於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他從未以為他是踏著好友彎折的脊梁走上王位,因那是他們共同嚮往的光明。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在那光明的護佑之下,祈望每個人都可以持著赤子之心,維繫夢想,走到盡頭。

       不再像他的父王和林帥,不再像他和他的小殊——


       天涯路遠,死生盡頭。


飛燕  2015.10.1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曬書巧逢梅君子

飛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春
  • 林殊和景琰的兄弟情真的很動人,很美很美!我對兩個人是又心疼又佩服。
  • 是的,我常為這倆人之間的情摯而輾轉反側,寫了不少字句,卻總覺得還不夠形容之萬一。

    飛燕 於 2015/12/29 22: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